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明天

找到人类现存第一部书的人

 
 
 

日志

 
 
关于我

徐明天:自称找到人类现存第一部书的人。北京大学国家软实力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北京大学企业管理案例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深圳商报记者、财经作者。著有《郭台铭与富士康》等20余部专著。原创文字“手抄报”微信公众订阅号为:shouchaobao1,欢迎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走普选、廉洁、廉价马克思主义政改路线  

2012-05-15 08:4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普选、廉洁、廉价马克思主义政改路线
徐明天
今天,人民日报整版谈政治体制改革:绝不照搬西方模式。
两个月前,也是人民日报曾发评论:宁要不完美的改革 不要不改革的危机。改革有风险,但不改革党就会有危险!为改革鼓与呼,今天要讲“稳步推进”了。
“绝不照搬西方模式”。中国当然不能照搬。那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怎么改?就是走马克思主义的政权路线。
马克思主义的政权路线是什么样的?可总括为三句话:普选、廉洁、廉价。
老实说,年轻的时候还是读过马克思的一些书的。但已经很多年不读了。如果再从头到尾把马克思原著读一遍,我还没有这个想法和需要。但总记得马克思不只是讲过阶级斗争,讲过无产阶级专政,也讲过民主。他讲过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要建立民主政权。毛主席有篇文章《论人民民主专政》。通过民主实现人民的专政,不让那些坏人掌权。
特别是最近法国大选,左派社会民主党执政,选民到法国大革命的圣地巴士底狱举行庆祝活动,让我想起了无产阶级的第一个政权巴黎公社。记得马克思为巴黎公社写过一些文章,还有一本《法兰西内战》的著作。其中就谈到了民主。
但确实记不准确,又不愿意费功夫去查原文原著,所幸现在网络是很重要的工具,输入“马克思论民主”,就出来很多内容。俞可平先生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马克思论民主的普遍性》,就摘录了马克思论民主的精典语录,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民主观。
特别是对巴黎公社,也准确地引述了马克思的论述和思想。


马克思一生并没有经历过他所努力奋斗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从而也没有专门就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做过系统的论述。然而,马克思却亲眼目睹了一个与资本主义国家有着本质区别的特殊政权形式,即巴黎公社,他对巴黎公社的系统论述,在相当程度上代表着他关于未来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基本设想。从他的论述中,我们会看到,马克思并未完全拒斥人类在历史上创造的许多共同的民主形式。 
    民主政治需要代表制。“人民的统治”通常是间接的,即由“人民的代理人”与“代表机构”代表人民的“公意”管理国家的政治事务。在民主政治下,这样的“代理人”通常是政府官员,而“代议机构”或“代表机构”则是议会。通过这样一种“代表机构”和“政府机构”的形式,实现人民的民主统治,马克思是肯定的。19世纪50年代,英国工人在曼彻斯特成立了自己的工人议会,作为人民自己参与管理的政治机构,马克思就亲自写信表示热烈祝贺,并指出:“这样一个议会的召开本身就标志着世界历史上的一个新时代”。 
民主政治需要选举制。在间接民主条件下,直接管理国家的“代议机构”、“政府机构”及政府官员是否真正代表人民的意志,便成为判断民主真假的关键所在。要使政府及政府官员真正代表人民的利益,人类至今发明的最有效方法,便是自由的、公正的选举,即由人民自由选择管理自己国家的官员。马克思非常清楚这一民主政治的常识,也同样把普选看作是民主政治的最重要形式。他在《法兰西内战》等著作中对巴黎公社的普选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说:“公社是由巴黎各区普选选出的市政委员会组成的。这些委员是负责任的,随时可以罢免。其中大多数自然都是工人或公认的工人阶级代表”。 
民主政治需要社会自治。民主是人民自己的统治,人民的自我管理是民主的应有之义。而且随着民主政治的发展,社会自治的程度应当日益提高。按照马克思的逻辑,当人民完全地、彻底地自治时,民主也就开始消亡了。社会自治有两种基本方式,即职业自治和地方自治。从马克思对巴黎公社的相关论述中我们看到,他对社会自治是采取鼓励态度的。马克思认为,巴黎公社的存在“自然而然会带来地方自治,但这种地方自治已经不是用来对抗现在已被废弃的国家政权的东西了”。换言之,在马克思所设想的民主形式中,地方自治就是人民自我管理的实现形式。
    民主政治要求人民大众的政治参与。民主是“人民的统治”,没有公民的政治参与,就没有民主政治。马克思十分清楚公民参与对民主政治的实质性意义,因而一直鼓励劳动群众的政治参与。后来,他欣喜地看到,在巴黎公社中,普通的劳动大众不仅参与政治选举,而且可以
担任公务员,直接参与政治生活的管理和对公社权力的监督。马克思赞赏它说:“这是社会把国家政权重新收回,把它从统治社会、压制社会的力量变成社会本身的生命力;这是人民群众把国家政权重新收回,他们组成自己的力量去代替压迫他们的有组织的力量;这是人民群众获得社会解放的政治形式”。 
    民主政治要求人民对国家权力进行监督。马克思认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权力的监督至多是统治阶级内部的事务,人民群众根本就没有现实的条件去监督国家政权。但在巴黎公社中,马克思看到政治权力真正受到了人民群众的有效监督。事实上,马克思是将人民的选举权与监督权当作一个不可分割的人民民主权利的整体看待的,在先后三稿对巴黎公社的论述中,只要谈及由全体人民选举公社的代表及其管理者时,他紧接着就总是强调,这些民选的代表和成员必须严格遵守人民群众的意愿,人民有权罢免和撤换他们。公民有权罢免不称职的政府官员,这是公民民主监督权的真谛所在。 
    民主政治要求“廉洁政府”。真正的民主,意味着国家官员只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人民的主人,他们不能成为一个社会的特权阶层,更不能贪污腐败。马克思特别痛恨官僚特权阶层的存在,认为这是完全与民主政治的精神背道而驰的。只有彻底打碎这样的官僚特权机器,消除政府官员的各种特权,才能实现还政于民。他十分向往一个廉洁政府,对巴黎公社建立廉洁政府的根本举措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从公社委员起,自上至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报酬。从前国家的高官显宦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以及办公津贴,都随着这些人物本身的消失而消失了”。 
    民主政治要求“廉价政府”。“廉价政府”,意味着政府以较低的行政成本取得较高的行政效率,它要求尽量减少政府机构的数量和规模,同时尽可能降低政府的行政成本。马克思十分重视“廉价政府”对于人民民主的意义,把它视为“真正民主制”的一个重要内容。他认为,资产阶级在推翻封建王朝时就提出了“廉价政府”的口号,但从来没有实现过也不可能实现这一目标。只有将政府机关由社会的主人变成人民的公仆,彻底改变政府机关和政府官员的性质,才能真正实现“廉价政府”。马克思认为,巴黎公社的实践使得人们梦寐以求的“廉价政府”成为现实。


我把马克思三个观点的三段原文引出来:
普选:“公社是由巴黎各区普选选出的市政委员会组成的。这些委员是负责任的,随时可以罢免。其中大多数自然都是工人或公认的工人阶级代表”。
廉洁:“从公社委员起,自上至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报酬。从前国家的高官显宦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以及办公津贴,都随着这些人物本身的消失而消失了”。 
廉价:“国家必须限制自己的开支,即精简政府机构,缩小其规模,尽可能减少管理范围,尽可能少用官吏,尽可能少干预公民社会方面的事务”。
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绝不走西方道路,但不能不走马克思主义道路。就按照马克思这三方面的思想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我们不能说马克思是空想,因为巴黎公社是无产阶级第一个政权,是实践过的。并且西方模式不能照搬,他们的一些方法还是可以借鉴的。他们的普选、廉洁、廉价方面还是有可借鉴的东西,证明马克思不是空想,在一些国家已经实现了。
普选,我们做得还不够,有很大差距。普选不能因西方进行普选我们就不进行了。 
廉洁,老百姓最有意见,官员特权太重,贪污腐败严重,没有制止的有效措施。
廉价,更是个大问题。不用跟巴黎公社比,就是跟现在西方大多数国家比,中国的官员实在太多,官员消费太重,已经达到”人民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员“的程度。
马克思已经给我们指明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就毫不犹豫、毫不动摇地去改革。因为我们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共产党。


  评论这张
 
阅读(20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